首页>新闻>365bet官方下载_365bet体育在线马报_365bet亚洲真人网社会监督>监督人语

  董志塬这片黄土地,是陇东黄土高原之最,“八百里秦川,比不上董志塬的一个边”。第一次走近董志塬的冬天就觉得它与众不同,比其它地方的冬天要来的更早一些,人们早早地就感觉到了冬天的魅力,也使我一时之间,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去形容它,只是觉得它干冷干冷,冷的让人不敢伸出手。就在这样一个冬天,我跟随公益活动的车队,去见我所资助的对象。当我看到那个小男孩时,我的心瞬间被融化了。他本来被冻的发红的脸蛋现在又因害羞而胀的通红,头发约有二寸多长,虽然乱蓬蓬的,活像个喜鹊窝,但是很浓密,弯弯的眉毛下一双水灵灵的眼睛,忽闪忽闪的,可爱极了!当我递给他书时,他伸出的那双小手使我惊讶而又心疼,全都开裂了,裂痕深深地,左右纵横,就像缺水开裂的田地一样,还生起了疮疤。在活动的过程中,小男孩始终低着头害羞地笑着,这笑容那么纯洁、那么朴实,仿佛是董志塬冬天的一幅美丽图画,将冰雪融化,变得温暖如春。他有意识地将眼睛藏了起来,但我仍然捕捉到了他眼睛里饱含的泪水,我也不由自主的鼻子一酸。想到不能在一个孩子面前哭泣,更何况自己是一名人民警察,必须要坚强。于是我强忍着,微笑着抚摸他的头,给他讲起书中的故事,以便逃避这伤感的情景。

  返回途中,我透过车窗看着董志塬冬天的萧瑟和宁静,一句话也不想说,心情久久不能平静,脑海中不由自主地回忆起三十年前的一幅画面。

  那时候,我只有五岁,记得也是一个冬天,那天还没有到周末,哥哥就早早地回家了,我看到哥哥回来了,急忙喊正在做饭的母亲,“妈,我哥回来了。”母亲听了顾不上洗正在和面的手,就从屋里出来,母亲上前问:“还没到周末,你怎么今天就回家了?”只见哥哥低着头,闷闷不乐。我和母亲都以为是哥哥受欺负了,哥哥却慢吞吞地说:“学校要交八元学费,让我们回家拿钱”。一听这话,我们都沉默了。虽然那个时候,我年龄小,不知道八元是什么概念,但是看到哥哥低着头和母亲沉默不语的样子,我猜想应该是一笔不小的数目。在那个年代,对穷人家的孩子来说,最害怕的事情就是学校要学费,如果不能按时交纳学费,踏进学校大门的那一刻就感觉头皮发麻。如果能够按时交纳学费,便会背着书包边走边哼着小曲兴高采烈地走进学校的大门。那时候,孩子们所有的尊严都来源于交了的学费。

  母亲听了哥哥的话后,沉默了一会儿对哥哥说:“能不能迟几天交,我明天收拾好院子里的黑豆,拿去集市上卖,凑够八元钱你再去交。”哥哥低沉着声音说:“明天是最后一天,好多同学都已经交纳了,只有少数几个人没有交,所以老师才让我们专门回家取钱的。”听了这话,当母亲的知道孩子也是为难。于是母亲很快做好了饭菜,让我和哥哥先吃,她去村子里借钱。这时已经夜幕降临,母亲的身影渐行渐远消失在夜色中。

  母亲先是敲响了二叔家的门,来开门的是二婶,她一看是母亲,脸色变得阴沉起来,母亲不好意思地问:“他二叔在家吗”?此时二叔听见狗叫声,便迎了出来,一看是母亲,便让母亲进屋。母亲进屋后,对二叔说:“孩子的学校要八元学费,家里暂时没有钱,等到我过两天到集市上卖了黑豆,就还给你们。母亲话音刚落,二婶一脸的不愉快,“我们家也有孩子,哪里有多余的钱借给别人。”听了二婶的话,母亲有些尴尬,但她还是等待着二叔的答复。二叔对二婶说:“咱们家孩子不是学校现在没要学费吗,嫂子急用钱先把那天卖玉米的钱借给嫂子。”这下,二婶恼火了,“这钱不能用,那是明天我去娘家给我爸看病的钱。”母亲知道这是借口,她也不好再难为二叔,就对二叔说:“既然这样,就算了,我再到别的地方看看。”二叔拧不过二婶,只是一脸的无奈。母亲走了出去,只听二婶“哐铛”一声关上了大门。

  在二叔家没有借到,母亲又去敲王大爷家的门。王大爷看到是母亲,便亲切地问母亲:“这么晚了回村子有什么事?”母亲艰难地说:“孩子学校要八元学费,家里暂时一次性拿不出那么多钱,我过两天卖了黑豆立即还您。”王大爷听了,就这事,我还以为你大晚上回村发生了什么急事,说着王大爷让王大妈从柜子里拿出用一块白色手帕包好的五元钱,给了母亲。王大爷说:“这五元钱你拿去先用,剩下的不多,你再想点别的办法。”母亲顿时声音哽咽了:“真是太感谢您了。”王大爷笑着说:“谁家还没有难处,当初要不是欢欢他爸给我儿子介绍对象,现在我没准连孙子都没抱上呢。”说着王大爷在孙子的脸上亲昵地亲了一口。

  这下,母亲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,八元钱已经有了五元,剩下的三元钱又何处去借呢?母亲边走边在心里盘算着,她突然想到,在我出生时,父亲高兴的不得了,一听母亲生了女儿,这下儿女双全。父亲用省吃俭用下来的工资,瞒着母亲,买了一件蓝色卡几尼上衣,说是结婚时就答应给母亲买的,结果家里穷,一直没有满足母亲的愿望,现在都生了两个孩子,城里女人最流行穿这样的衣服。母亲心里美滋滋的,一直在柜子里叠放的整整齐齐,一直都没有舍得穿。同村狗胜家的媳妇听说父亲在城里给母亲买了一件蓝色卡几尼上衣,很是羡慕,在生产队干活时,总是在母亲面前念叨,说是只有城里才有这种好东西,乡下买的不如城里的好。想到这些,母亲又急匆匆跑回家,从柜子里取出心爱的衣服,狠了狠心,为了孩子,一件衣服又算得了什么,她果断地拿起衣服。急匆匆地去了狗胜家,狗胜媳妇一看,母亲拿着她最喜欢的衣服来了,一脸疑惑,后面一听母亲要三元钱卖给她,就又是让座,又是倒水,她心里知道,这件衣服远不止这个价。

  母亲从狗胜家里出来,终于松了口气,八元学费拿到了手,她又急忙往家赶。当哥哥得知母亲凑齐了学费,一时间活蹦乱跳,又恢复了往日的生机,我也跟着哥哥傻笑了起来……

  就在这时,电话铃响了,把我从三十年前的记忆中拉了回来,看着眼前这个羞涩地拿着书的孩子,我心里暖暖的,上一代人缺少的东西,下一代人不会再缺少,这何尝不是一种欣慰。我因为快要流泪而模糊的双眼突然感到明亮了许多,仿佛看到了小男孩快乐地奔跑着,跑向了美好的未来……